张镐濂考入上戏安慰洪欣

最后更新:2021-04-16 10:27

  国资以外的平台将进入混战,而混战的结局就是有人哭,有人笑,有人站到了制高点,有人却消失在混战中。     在毕胜抛出那句“垂直电商是骗局”的惊世骇俗观点的4个月后,唯品会美国上市,2014年,垂直电商聚美优品上市。张镐濂考入上戏安慰洪欣为了维持公司的运转,李进决定转型做外包,为一些初创公司提供产品、设计、策划类服务。 A股100家“差生”形成记:消散的上市光环 不再的财富故事******原标题:A股100家“差生”形成记:消散的上市光环,不再的财富故事  许多投资人也许仍在诧然,一家曾经冲刺过百亿市值,也曾受到大摩华鑫、光大保德信、南方基金等一众公募基金青睐的老牌上市公司,“说不行,就不行了!”  天地源(600665.SH),这家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登陆资本市场,拥有西安市国资加持的地产公司,在21世纪资本研究院统计的2020年四季度成交额排名中,是非ST股中“倒数第一”;市场的争议似乎也变得极为尖锐,是“极度低估、性价比高、物美价廉”,还是“再无机会”?  这一类故事在21世纪资本研究院的数据清单中比比皆是。  2020年第四季度成交额最少的100家上市公司,在第四季度成交金额都未能超过9亿元。其中,高达94家上市公司截至2020年12月31日总市值小于50亿元,总市值最高的一家亦不超过百亿元。  显性逻辑,变得越发清晰。  “注册制改革带来了上市企业供给的增加,供求关系导致壳资源不再具有原来的高价值,小市值权重进一步下降。2020年(沪市)小市值公司市值占比9.9%,较2012年的14.5%明显下降。”上交所理事长黄红元日前指出。  但对于公司本身而言,乏人问津,或将意味着股价的下跌和融资能力的丧失。  数据显示,2020年,日均成交额不足千万元的36只股票中,股价上涨的股票仅25%;日均成交额超过10亿元的134只股票中,股价上涨的股票高达82%。  21世纪经济报道、21金融圈发布“A股差生观察”,寻找A股市场最受冷落的100家上市公司,同时推出第一期样本观察卧龙地产和浪莎股份,更多报道敬请关注21金融圈(ID: jrquan21)。  两级分化百态  类似天地源的故事比比皆是。  市场目前普遍认为,这一趋势和注册制下A股的迅速扩容和机构投资者力量增强、抱团加剧密不可分。  注册制下,上市公司迅速扩容,截至2021年1月8日,A股已有4147家上市公司;几乎同步,2020年,新成立公募基金规模和公募基金净值总规模分别超过3万亿元和18万亿元,双双创下历史新高。  21世纪资本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成交额最少的100家上市公司,在2020年各期财报期都鲜有基金涉足,2020年中报基金持股比例超过0.1%的仅有6家。  而把时针拨回到2015年年底,100家中基金持股超过10%的就有13家。  ST巴士(维权)、*ST贵人、*ST高升(维权)、ST云投、*ST联合、ST凯瑞(维权)、退市刚泰(维权)、*ST雅博(维权)、ST索菱(维权)、*ST大晟、*ST胜尔等在公司遭到风险警示后便遭到基金撤离,昂立教育、祥源文化(维权)也从2015年底的机构持股22.55%、11.36%一路减少至2020年的0。  一个典型故事是,2013年中报,汇添富曾是新南洋(600661.SH)的忠实股东。2014年7月,昂立教育借壳新南洋上市成功,汇添富依然“初心不改”。2015年年报可以看到,昂立教育十大流通股东中有8席都为基金。  但三年后,昂立教育前十大股东中就消失了基金的身影。  从2015年牛市的股价高点下探后,昂立教育在2018年5月来到阶段股价高点,如今股价尚不及2018年5月股价高点的一半。  尤其是2020年,机构持仓,科技、医药、消费赛道成为共识。  最新数据来看,这一共识仍在持续。据华西证券策略团队统计,1月公募基金发行的行业类产品集中于科技、医药、新能源汽车,周期类和金融地产类无一只基金发行。  另一个考量维度是市值。  截至2020年12月31日收盘,在A股4100多只股票中,近半数市值不足50亿元。上善若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侯安扬发现,在这些不足50亿元的小市值公司中,“接近75%的股票没有券商等机构的覆盖。”  21资本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这100家成交最低迷的上市公司便鲜有券商研报覆盖。即使此前受机构热捧的昂立教育,整个2020年也只能查到两封针对个股的研报。  两极分化的趋势在2021年开年更是迅速凸显。  1月7日,沪指、深成指六连阳,沪指逼近3600点。即便是样本数量最全的万得全A也不例外,同样是连续六个交易日上涨。  可是,指数上涨的背后,却是大部分股票难以赚钱的尴尬和两极分化趋势的扩大蔓延。  仅以7日为例,A股4147家上市公司中,上涨784家,收平53家,下跌则高达3296家。换言之,在指数不断创新高的背景下,有79.48%的上市公司1月7日是下跌的。  时间放长至2021年年初,也呈现出了前述大市值公司领涨的特征。  据统计,1月1日至7日,2020年年底市值超过1000亿元的公司平均涨幅为6.44%,500至1000亿元、200至500亿两个级别公司平均涨幅分别为4.16%、2.36%。  同期,50至200亿元、50亿元以下上市公司平均涨幅分别为-1.93%、-4.88%。千亿市值公司与小市值公司,表现出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运行轨迹。  小市值、传统题材公司无奈应对“风格转移”  “现在市场的风格就是这样,(偏向)炒大市值的股票,像我们这种市值较小的,大家的关注度不高。”纺织服装设备的上工申贝相关工作人员坦言。  该人士坦言,“公司也在想办法,组织机构调研,进行反路演等等也有考虑,有一些也做过。这个东西是日积月累的,不是速效的,我们也在加强和投资者的联系。”  一个典型的数据是,上工申贝2020年第四季度的总成交额为5.51亿元,截至2021年1月7日总市值为24.4亿元,1月8日仍是相同市值,换手率仅为0.36%。  “我们准备进行非公开发行,2020年9月已经拿到了批文了,目前还在寻找投资者,还没发。这个也算是一个动作,因为流通的盘子变大了。发行后募集的资金也将用于主业。我们是想在原有的主业上进行产业升级,最终是要提升公司的盈利能力,这样才能最终回报投资者。”他表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数据发现,去年第四季度成交总额最少的上市公司所处的行业目前并不“性感”。  100家公司行业分布家数最多的前五大行业为化工、商业贸易、机械设备、建筑装饰、轻工制造,数量分别为11家、9家、8家、6家、6家。其后的传媒、电气设备、房地产、纺织服装、医药生物均有5家,不过其中5家医药生物企业均为ST公司。  “我们也在关注这方面。投资者接待活动做了一些,目前并没有获得好的反馈。我们的相关部门在关注股票流动性这个方面,目前还在调查原因。”天地源相关公司人员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同样表示。  不过,也有一些公司表示并没有更多去组织投资者活动。  “公司打算只做好自身的经营,股票我们主要是希望做好业绩。机构调研、反路演这些我们暂时都没有打算去做,也没有增加股票流动性的计划。”百货行业的徐家汇相关人士表示。  绿城水务也表示,目前还没有具体的计划,机构调研、反路演暂时都没有做过。公司正在推动非公开发行。  记者多方采访发现,相较于民企,国企在增强和机构投资者沟通方面动力或许更小。  “我们的公司高管并没有减持需求,基本上不会去组织调研和反路演来和机构投资者加强联系,想办法提升二级市场股价和流动性。”一家小市值上市国企内部人士向记者坦言。  根据21世纪资本研究院数据,这100家上市公司中,有56家为民营企业,25家为地方国企,还有11家公众企业,5家外资企业,2家其他企业,1家集体企业。  从截至1月8日的4147家A股上市公司来看,有2526家民营企业,401家中央国有企业,767家地方国有企业,240家公众企业,151家外资企业,39家其他企业,39家集体企业。  除了行业赛道和市值大小,对风险股“用脚投票”也已成为资金共识。  2020年第四季度总成交额最少的100家上市公司中,ST股高达73家。其去年前三季度几无机构持股。  这个事情正在成为实控人、董秘的难题,沪上一家上市公司董秘坦言,该公司董事长下了死命令,要求其增加机构投资人交流,吸引公募基金入场;但是经过一年的密集拜访,收获寥寥;原因与该公司前些年收到监管层处罚有关。  根据统计,监管层处罚的一些典型企业密集出现在100家企业清单中。100家中有59家近三年受到过违规处罚,有16家违规处罚次数在5次以上,*ST赫美(维权)更是高达11次。  小盘次新股流动性缺乏,百万就能“买成前十大流通股东”  为了更好地判断机构持股特征,21世纪资本研究院将统计数据扩大到剔除掉ST股后2020年第四季度成交额最少的100家A股上市公司。  分化特征依旧显著。  2020年第四季度股票区间日均成交额最少的100家非ST公司中,多达71家公司截至2020年底的总市值在50亿以下,14家达100亿以上,其中石头科技市值约为690亿。  2019年7月22日以来,科创板上市公司迅速扩容,其中不少公司市值处于数十亿区间且有相当一部分股票尚未解禁,流通盘较小,因此较多出现在此名单中。  从涨跌幅来看,100家公司中,多达88家2020年第四季度下跌,其中德林海、伟思医疗、复洁环保、云涌科技4家科创板公司跌幅超40%。  其中,仅12家公司上涨,其中石头科技的涨幅超120%。  科创50成分公司则总体而言有着更好的市场表现。  除了2020年才上市流通盘较小的科创板次新股秦川物联、皖仪科技、映翰通外,其它97家中2020年中报基金持股比例最高仅为奥康国际的5%,基金持股比例超过1%的仅有8家。同期全部A股上市公司中基金持股比例超过1%的有1671家,占比约4成。  从奥康国际来看,东方红旗下基金自2016年上半年进入其前十大流通股东后,一直持有至最新财报季。  由于基金公司季报不公布全部持仓,仅公布其投资的前十大股票明细,记者根据Wind数据比对2020年一季度和三季度这100家公司基金持仓变化发现,有21家基金持仓减少,9家增多。  总体来看,基金仍在继续撤离低成交个股。  对于一些小市值公司和股票尚未完全解禁流通股份较少的次新股来说,数百万元的投资便能让其跻身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这也让一些机构的投资偏好得以曝光。  龙软科技于2019年12月30日登陆科创板。截至2021年1月7日,其报收25.62元/股,总市值18.1亿元。记者观察到,龙软科技的机构持股比例一季度为0.10%,三季度为0.92%。一季报披露的十大流通股东中并无机构投资者。中报的十大流通股东出现了上海明汯投资(新进持股11.07万,占股比0.66%)和湖南湘江力远投资(新进持股8万,占股比0.48%)。然而在三季报披露的十大流通股东中,两机构并未在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出现,九坤投资(北京)新进持股15.34万成为龙软科技当时的第四大流通股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研究数据发现,这其中的两家百亿私募亦在其他两家去年四季度低成交额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中现身。  万德斯于2020年1月14日登陆科创板。  其截至1月8日报收28.75元/股,总市值24.4亿元。万德斯机构持股比例从2020年一季度的0.15%回落至三季度的0.03%。该公司一季报披露的十大流通股东中皆为个人,中报有两机构投资者出现在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九坤投资(北京)有限公司-九坤私享33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新进持股12.18万,占流通股比0.63%)和上海明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明汯朱庇特2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新进持股10.99万,占比0.57%)。  三季度,两机构再次消失在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  同样的逻辑在京源环保中出现,该公司2020年4月10日在科创板上市,1月8日总市值18.4亿元。其机构持股比例从2020年一季度的0.99%升至三季度的1.77%。中报披露的十大流通股东中,九坤投资(北京)有限公司-九坤私享23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新进持股成为第四大股东(新进持股23.80万,占股比0.97%);三季度十大流通股东已不见九坤投资的身影,上海明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明汯价值成长1期私募投资基金取而代之成为第四大股东(新进持股41.32万,占股比1.69%)。  次新股的逻辑或许与老上市公司不同,在缺乏热点概念的情况下,解禁减持是一些企业最大压力。  “我们是2019年底挂牌交易的,当时线下申购的大部分都是机构投资者,线上的主要是个人投资者。根据规定,半年后会有一个解禁。一般而言,这是我个人猜测,解禁后大部分机构投资者会套现离场。所以机构投资者持股比例在去年年中会减少。”一名科创板上市公司人士坦言。  (作者:周莹,实习生冯朗舒 编辑:李新江)


本文由 马致远 整理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原文链接:
浏览量:

宽728高90
宽728高90
文章分类
宽200高200
工具
宽200高200

Copyright 2013-2018 甲骨文字典 (www.hndzjy.com) 版权所有

备案号: 粤ICP备689887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