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拿到投资那么难吗

最后更新:2021-05-06 11:20

然后,就在你充电的时候,很多个人信息可能就此泄露,而且可能被别有用心的人用来随意消费。下面就是我总结的几个关于寻找这种合适目标网站的方法,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想要拿到投资那么难吗  把所有东西放一起  主流的分析工具都能以电子表格格式导出数据,那样你就可以把这些信息都放进MSExcel或者谷歌Spreadsheet里面以便查看整体数据。 吴晓求:中国资本市场离成熟市场还有相当大的差距(全)******10月28日,“致敬中国资本市场30年暨2020中国资本市场高峰论坛”在深圳举行,原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出席。他指出,中国资本市场离成熟市场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这个差距不在规模上,而是市场的成长性、投资价值以及一系列的基本制度,同时包括对违规违法行为的处罚,以及投资者结构等。  吴晓求表示,过去的30年为中国资本市场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下一步,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或者三十年,中国资本市场首先要完成的是制度的规范、制度的市场化、全面的市场化,从发行制度到退市机制,到投资者利益保护,以及代理人的诉讼制度等,这些都需要进一步完善。制度的完善需要一个逐步的过程。  第二个非常重要的目标就是要推进中国资本市场的国际化。在一个不太长的时期内,中国的市场是新的国际金融中心,这个非常重要的标准是外国投资者在中国市场上的投资比例应该达到15%,同时境外的企业也可以在中国的市场上进行上市,这是一个对境外的双向开放,也就是说未来的30年双向开放的目标是一定要实现的。  以下是演讲实录:  到今年中国资本市场已经30年了,30年来中国资本市场在曲折中发展,总的说来成绩还是巨大的,它的成绩主要表现在这么几个方面:一个就是沪深交易所的建立也就意味着中国资本市场发展时代的到来,也意味着中国金融现代化的开始,也意味着中国“金融脱媒”时代的来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成就,因为没有资本市场,中国金融结构性的变化就很难完成;第二,它对中国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提供了很好的平台,借助于资本市场,中国企业的公司治理结构得到了很好的建立;第三,它为中国经济发展提供了非常强有力的动力;第四,改善了中国金融体系的功能结构,使得它开始具有了财富管理的功能。从这几个方面来看,中国资本市场的贡献是非常巨大的。  但是因为它一开始建立的时候是基于融资,以及为国有企业纾困这样的目的,在后来它的发展就留下了很多缺陷。发展资本市场从理论逻辑上来看,它是一个国家金融现代化的重要推动者,因为它是基于“脱媒”而产生的一种新的金融业态,它不仅仅是为了企业融资而产生,更重要的还是为社会提供财富管理的平台和机制。这个是重要的目的。我们一开始在目标上,在为什么发展中国资本市场这个问题的认识上还是有些偏差,所以为后续的发展带来了很多障碍,很多缺陷,所以在过去30年,中国资本市场的问题还是比较多。  它的核心问题主要在三个方面:第一,中国为什么发展资本市场。这个在相当一个时期内是不清楚的,当然也有学者跟我争论说一开始就清楚,要为企业融资提供一个平台,要为国有企业提供资金上的纾困。很难说为这个而生,如果说中国的资本市场是为这个而生,它就不会有前途。所以在我的理解中,我们一开始并没有理解在中国为什么要发展资本市场。在中国发展资本市场从今天来看,主要是要构建现代金融体系提供一种坚实的基础,同时也要推动中国金融的现代化和结构性的变革,这是它非常重要的一个目的,它也是“金融脱媒”的必然结果。要从这样一个理论高度来认识中国为什么要发展资本市场。  第二,如何发展好中国的资本市场,这在过去相当长时期里,从政策、规则、制度层面上也不是很清晰。因为过去很多的规则和政策有时候都是对立的,不一致的,这反映出我们在如何发展好中国资本市场这个问题上是不清楚的,这也还是源于我们为什么在中国发展资本市场这个最初的起点。  第三,过去存在的问题就是中国资本市场的目标在哪里,向何处去,这个也是不清楚的,也就是说我们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资本市场也是不太清楚的。  正是因为各种理论认识的不清楚,在过去30年来频繁的出现像内幕交易、欺诈上市、虚假信息披露、操纵市场等一系列违规违法行为,这些行为频繁的发生,也会造成股权分置的上市公司,都是因为这些认识没有很到位所带来的。问题虽然存在,现在已经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了,总的说来中国资本市场在过去30年发展的不容易,非常曲折,但是我们终于找到了一个正确的方向,一个正确的办法。  基于这种认识,这一两年我们真正在理论上思考刚才所说的三个问题,这三个问题在最近一两年找到了基本的答案,找到了正确的方向,也明确了中国资本市场未来的目标。这已经在理论层面上非常清楚了,所以改革的力度、政策的实施都是非常恰当的。包括从2019年开始科创版实行注册制,以及2020年3月份施行的新的《证券法》,以及最近在深交所的创业板施行了新的更加具有制度意义的注册制,这个可以看得出来,这些改革的举措是比较恰当的,是符合资本市场的本质要求的。也包括最近中央提出的一系列理论认识,像资本市场是现代金融的枢纽,以及在发展资本市场上我们提出的建制度,包括不干预,零容忍,这些原则都是非常恰当的,都是符合资本市场发展的本质要求的。正是基于这个,所以我们在发行制度、退市机制以及信息披露、监管的重点等方面都做了系统的改革。我们也会适时在全市场都实行注册制,以及在存量的市场上也实行注册制,像这些都是对资本市场后续的发展,给资本市场的国际化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从这些改革的措施和指导原则来看,我认为我们已经找到了如何正确发展资本市场的正确路径了。  资本市场的发行制度是非常重要的,围绕着发行制度的改革,可以将信息披露、并购重组、退市机制、监管体系等方面都做系统的改革。现在我们的基本制度正在着力推行,如何完善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基本制度是我们当前乃至以后一个时期的重要改革任务。资本市场的基本制度除了发行制度实行注册制以外,监管体系方面也要做重大的改革,监管主要是监管信息披露,监管透明度,同时要着力完善并购重组,因为资本市场的生命力来自于存量资产的重组。同时还要加强退市机制,没有一个有效的退市机制,这个市场还是很难得到发展的。与此同时,我们要对违规违法行为的法律制度进行完善,特别是像诉讼的代理人制度要逐步建立起来。这些方面都是资本市场的基本制度,当然也包括公司治理结构,因为对科技型企业不能完全采取过去的一股一票制度,可能要采取一个特殊的投票制度,一个特殊的符合高科技企业发展的公司治理结构,这也是基本制度所必须要考虑的。所以中国资本市场的未来要改革的路还非常繁重。  中国资本市场离成熟市场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这个差距不在规模上,规模已经70多万市值,在全球排在第二位,最重要的是这个市场的成长性,市场的投资价值,也包括一系列的基本制度,同时包括对违规违法行为的处罚,以及投资者结构等等。这些方面我们都存在着非常大的差距,当然最大的差距还是开放,尤其是中国资本市场国际化的程度还是比较低的,现在境外投资者在中国市场上投资比例只占到3.5%,这对中国这样一个大的国家来说,这是非常低的,所以我们下一步必须要推动开放,要推动中国资本市场的国际化,要加快中国资本市场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进程。与此同时在法律制度,包括人民币的国际化、契约精神、透明度方面都要做进一步的改革和完善。  在过去的30年为中国资本市场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虽然我们也有问题所在,但它取得的成就还是很重要的。下一步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或者三十年,中国资本市场首先第一个要完成的是制度的规范,制度的市场化,全面的市场化,从发行制度到退市机制,到投资者利益保护,以及代理人的诉讼制度等,这些都是要进一步完善。制度的完善需要一个逐步的过程。  第二个非常重要的目标就是要推进中国资本市场的国际化,我们在一个不太长的时期内,中国的市场现在是新的国际金融中心,这个非常重要的标准是外国投资者在中国市场上的投资比例应该达到15%,同时境外的企业也可以在中国的市场上进行上市,这是一个对境外的双向开放,也就是说未来的30年我们双向开放的目标是一定要实现的,到那个时候我想中国资本市场已经国际化了,也已经成为全球非常有影响力的国际金融中心。这就是下一个30年我们的奋斗目标。


本文由 曹植 整理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原文链接:
浏览量:

宽728高90
宽728高90
文章分类
宽200高200
工具
宽200高200

Copyright 2013-2018 甲骨文字典 (www.hndzjy.com) 版权所有

备案号: 粤ICP备6898876号-1-